沈大伟:中国对外关系面对六大挑战

沈大伟:中国对外关系面对六大挑战
美国学者沈大伟:我国对外联系面临六大应战 中美联系居首位 美国乔治·华盛顿大学教授沈大伟,昨日在香港外国记者会畅谈我国在国际扮演的人物。(易锐民摄)美国闻名我国问题专家沈大伟(David Shambaugh)以为,我国对外联系未来将面临六大应战,其间以中美联系恶化是重中之重,两边须加强管控。乔治·华盛顿大学教授沈大伟正为其12月出书的新书《我国与国际》(China and The World)进行最终总结。他昨日应邀出席香港外国记者会午餐会,并以“我国在全球人物中的进一步应战”(Further Challenges for China's Role in the World)为题宣布讲演。他说,提出我国未来在对外联系上面临“六大应战”,包含中美联系、中俄联系、我国与亚洲邦邻联系、“一带一路”建议、软实力未能提高,以及全球管理,其间,中美联系是各项应战的根本元素。中美联系恶化未至 “暗斗” 阶段他以为,现在中美联系恶化是“系统性”和“结构性”,在可预见的未来两国的冲突、竞赛和压力将会成为“新常态”。应战在于怎么管控,使它不至于开展满足面的仇视联系。不过他着重,中美联系恶化程度仍未至“暗斗”阶段。他说:“不幸的,在曩昔一年,中美联系由协作变满足面竞赛,并扩展至一切层面,包含经济、军事安全、技能、政治、传媒、教育和科研、印太区域乃至太空等,中美各走一方。”在答复问题时,沈大伟坚持中美两国都有共同利益,在单个议题上有协作需求;但如果说“要回到调和协作的中美联系”,则是在做梦。与中美联系比较,他更看好中俄联系的开展,两国领导人习近平及普京的友谊将更上一层楼。“这是功德,不该期望靠近的两大强国呈现纷争。”进入2020年代,我国将以何种姿势与国际互动,是一个仁慈的同伴和洽街坊?或是孤立独行的国家,仍是一个具要挟性的强权?沈大伟说,我国的未来影响着全国际。讲演完毕后,沈大伟要回应的首个问题便是香港的反修例风云,他坦言不想多谈。但他标明对立暴力,指出“黑衣”示威者的暴力示威是不智行为,而北京也应多倾听港人的诉求。沈大伟在2015年曾预言“我国要溃散”;但一年后改口说:“我不是溃散论者,我不想我国溃散,我期望它成功。”近年他提出“竞赛成为中美联系主轴”等言辞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